前有旧爱加多宝、后有新欢“中植系”,这只妖股戏真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1 02:46

前有旧爱加多宝、后有新欢“中植系”,ca88娱乐注册这只妖股戏真多……

2018-10-10 20:01来源:野马财经公司/加多宝/微信

原标题:前有旧爱加多宝、后有新欢“中植系”,这只妖股戏真多……

作者|韩蕾

来源|野马财经

资本江湖里,似乎有两位“兄台”特别受到大佬青睐。

一位是“令人窒息”贾跃亭,另一位就是中弘股份(000979.SZ)王永红。

每每市场认为他们已经打光手中的牌,要亡命天涯路时,却总有人现身,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

这一次,在“中植系”的帮助下,中弘股份能绝处逢生吗?

10月9日晚间,持续多天股价低于1元、在退市边缘徘徊的中弘股份宣布同意终止与加多宝方面的一切形式的合作。

而在投资者们认为,这家公司负债累累,接近“玩完”的时候,它却披露多份公告称,公司已经与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宿州国厚)、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创展)签订《经营托管协议》。后者将为公司“酌情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中弘股份度过危机。

受此影响,10月10日,中弘股份开盘收获国庆后的第一个涨停,但最终股价回落收于0.98元/股,还是没有突破1元大关。

同日,已经被多次关注的中弘股份再度迎来了深交所“关注函”。关注函中,深交所对浙江中泰创展与本次交易对手中泰创展的关系、相关协议的签署是否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利益及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等问题进行了关注。

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致电中弘股份,对方表示,此前的重组计划已经全部终止,未来不确定是否有新的重组计划。

中植系“补仓”?

虽然《经营托管协议》当中多处存在不确定性的表述,但比起孤军奋战,中弘股份此次也算新引入了两位“救兵”。

资料显示,宿州国厚成立于2018年8月31日,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人民币,是由安徽国厚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和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中弘股份的注册地址就位于安徽省宿州市。但在问及此次协议签署是否有政府出面帮助时,中弘股份相关人员并未正面回复。

不过,比起宿州国厚,更让市场关注的是中泰创展。

中泰创展官网显示,ca88公司创立于2008年,专注于行业资源整合和创新金融服务。截止2016年末,资产管理规模345亿元,营业收入25亿元,净利润8亿元,资本市场浮盈约15亿元。

协议显示,中泰创展股东包括解茹桐等。此前据腾讯财经报道,解茹桐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的直系亲属。尽管中泰创展和中植企业集团并无直接的股权关系,但是天眼查数据显示,中泰创展与“中植系”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中泰创展与中植企业集团为关联方。

解茹桐&解直锟关系图(来源:天眼查)

连加多宝都对中弘股份“退避三舍”,“中植系”为什么要来趟这趟浑水呢?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文书显示,浙江中泰创展在今年曾依据相关文书向法院对中弘股份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标的额为5亿元及利息、违约金,被执行人包括中弘股份、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王继红、王永红等。

来源:裁判文书网

根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从可靠信源处获得的信息显示,2017年3月16日,浙江中泰创展通过“西藏信托-通利30号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与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向卓业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5亿元,贷款期限为12个月。

但上述债权到期后,中弘卓业未能及时履行还款义务,浙江中泰创展作为债权人,依照法律规定向债务人及保证人主张债权,并申请法院查封了债务人及保证人的部分资产。

中泰创展在回复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时也表示,妥善处理中弘股份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有利于维护广大投资人和债权人的利益,有利于有序化解中弘股份面临的债务风险。

这样看来,“中植系”此次能对中弘股份伸出援手,想必也和借出去的债不无关系。所谓“自己踩的雷,跪着也得接完”。

“戏精”中弘

万亿中植家大业大,但要救中弘股份,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10月10日,中弘股份发了股票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五次风险提示性公告。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票已连续14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

深交所规定,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全天停牌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深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这已经不是中弘股份第一次面对“1元危机”了。此前,中弘股份已经连续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媒体和股东天天帮着实控人王永红倒计时。9月5日,中弘股份成功涨停,突破1元大关,此后便停牌核查,复牌便再次跌停。不过,按照目前的态势,中弘股份在未来解除“1元危机”将是大概率事件。

中弘股份k线图(来源:东财choice)

尽管如此,中弘股份在近年来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也令人十分担忧。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查阅中弘股份近年来的财务报表发现,自2015年起,中弘股份的业绩就节节下跌。其中,2017年的公司净利润为-25.11亿元,较2016年下跌幅度达到1699.36%。

在2018年,中弘股份的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

8月28日,中弘股份披露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24.7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26亿元。

中弘股份还称,截至报告期末(6月30日),由于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基本都处于停工状态,且已有大量的债务本息逾期和诉讼(仲裁)事项未能解决,公司主营房地产业务面临困境。

除此之外,中弘股份还预计前三季度公司净亏损将达21亿元,基本每股亏损约0.25元。

10月9日,中弘股份最新披露,截至2018年9月28日,中弘股份债务逾期数额进一步上升,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5亿元。

目前,中弘集团、中弘股份、中弘集团创始人王永红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根据本次签署的协议披露,宿州国厚和中泰创展将在人财物各个方面为中弘股份提供支持。

譬如人员方面,宿州国厚有权向中弘提名1人担任总经理,提名1人担任董事会秘书。重组方面,中泰创展除了将酌情为中弘股份提供流动性支持外,还会促进中弘股份债务重组,帮助其尽早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此前已有四位“救兵”

在此之前,中弘股份至少有四次机会解除危机,但是“人倒霉了喝水都塞牙”。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中弘股份和这四位“救兵”擦肩而过。

人们最为熟知的应该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加多宝。

8月27日晚,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找到了“白衣骑士”加多宝集团参与公司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接着第二天一早,加多宝集团火速发布声明予以澄清。

直到现在,中弘股份和加多宝“分道扬镳”,协议上盖的是不是“萝卜章”谁也说不清楚。

而早在今年3月,中弘股份危机刚刚爆发之时,中弘股份就公告称,中国港桥(2323.HK)拟发起设立一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资不超过200亿元,对母公司中弘集团进行重组。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港桥是“华融系”香港上市公司华融投资股份(2277.HK)的第三大股东。另外,中国港桥第二大股东天元锰业的实控人贾天将,也被媒体曝出通过旗下公司持有华融金控(0993.HK)的股份。

可在今年4月,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中弘股份的重组也随之宣告流产。

此后的7月,中弘股份公告称,与佳兆业集团间接控制的海南罗胜特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以14亿元的价格转让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但在8月份佳兆业集团举行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说明会上,董事局主席郭英成表示,公司希望能够推动对如意岛的收购,但是现在不明朗因素还是比较多。

除此之外,中弘股份还勾兑了另一家叫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疆佳龙)试图帮助自己度过难关。

没过多久,中弘股份就又发布公告,宣布中弘集团与新疆佳龙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性协议>终止协议》,双方经协商同意终止股份转让事项。

四位“救兵”都没有成功拯救中弘股份于水火,你认为将来中弘股份能否在“中植系”和宿州国厚的帮助下,自力更生,解决流动性危机呢?欢迎评论中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